您现在的位置: > 钟点工 > 每天都要背着30多套工具

每天都要背着30多套工具

2020-02-18 12:05

  “市场需求已经发生变化了,现在我们推荐一个48岁的保姆,客户第一句话就说不行,年纪太大,沟通有障碍。”12月16日,在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举办的“南粤家政”工程媒体采风行中,创办于广州的一家家政企业管家部负责人张茉莉(化名)对南都记者说道。南都记者随后实地走访广州多家家政企业与技工院校,发现一方面家政服务不再是中老年阿姨们的专利,行业开始涌入高学历年轻人,另一方面,除短期的“回炉”培训外,家政专业的学制培养越来越受到技工院校的重视。

  市场需求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推荐一个48岁的保姆,客户第一句话就说不行,年纪太大,沟通有障碍。我们公司一线%拥有大专以上学历。

  市场需求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推荐一个48岁的保姆,客户第一句话就说不行,年纪太大,沟通有障碍。我们公司一线%拥有大专以上学历。

  2016年,90后的湖北姑娘张茉莉(化名)从武汉大学图书馆学专业毕业,凭借大学期间辅修了华中科技大学英语专业,她入职佛山一家培训机构,成为一名英语老师。“但做这份工作并不开心,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后来她在网上看到有关日本收纳师的报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自己有一点强迫症,喜欢家里整整齐齐的样子,如果能变成一种职业,觉得会很有意思。”

  张茉莉说,经过两个月的摸索和了解,她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决定,从培训机构辞职,来到广州某家政企业,成为了一名上门保洁钟点工,每天都要背着30多套工具。“刚开始线小时做保洁,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有一次等车,因为太累犯了迷糊差点被撞了。”张茉莉回忆道,她是独生子女,以前在家基本上没做过家务活,过年回家时,母亲看到她肿胀的手指直掉眼泪。

  但服务站的同事们下班后总是带给她满满的活力,“实际上这里做家政的员工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保姆’或者是年龄比较大的阿姨们,80%的一线后的年轻人。”张茉莉说道,“他们有的只有初中学历,我以前很难想象这些初中毕业生们,他们身上有那么顽强的生命力和那么张扬的活力。”她深受感染,坚持了下来。之后由于公司开拓新业务,张茉莉被调至家庭管家部任职管家顾问,为客户家庭筛选匹配服务师并提供售后服务。一年后她升任管家部主管。如今27岁的她,便已成功获得股权激励,成为公司新股东。“我比三年前更成熟、更优秀,收入也翻了番。”

  从一线到管理层,经过三年的沉淀与观察,张茉莉对家政行业也有更深刻的体会。“市场需求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推荐一个48岁的保姆,客户第一句话就说不行,年纪太大,沟通有障碍。”在她看来,以往传统从业者以40岁—50岁居多,而现在的市场年龄诉求普遍降低了10岁左右,同时希望家庭结构稳定,又有一定从业经验。“我们公司一线%拥有大专以上学历。”

  一开始家人听说我学这个专业,都说是“倒屎倒尿”的工作。我偶然报读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经过三年的学习,特别是学习了日本课程后,感觉特别有意义,能够好好照顾人,觉得很开心。

  一开始家人听说我学这个专业,都说是“倒屎倒尿”的工作。我偶然报读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经过三年的学习,特别是学习了日本课程后,感觉特别有意义,能够好好照顾人,觉得很开心。

  张茉莉认为,能够长期留存在家政岗位上并且能输出稳定质量的从业人员只有一小拨,在市场争抢完后,合适的人员招聘十分困难,她希望能从源头上搭建起家政服务业的入行渠道,让家政服务业和其他专业一样,有生源,可择业。

  这样的家政教育思路在广州已经有了实践者。“先给长者翻好身,拍背时要由外往内,自下而上,手呈空心状……”16日,南都记者走访时,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内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养老方向)二年级的学生正在上课。

  据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院长叶军峰介绍,2013年该校创办了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养老方向)并首届招生,此后,与泰康之家·粤园共建“泰康英才班”招收泰康学子共60余人。最初这个专业只有7名学生,后来不断发展,目前已累计培养学生超过200人。

  “学生们的学习内容不是纯粹地帮老人翻个身、端个饭,而是包含了对老人的生活服务、心理咨询、家政综合管理、职业道德建设等各方面内容。”叶军峰认为,家政服务类的短期培训和学制教育需要相互结合。“短期培训解决的是眼前用人问题,学制教育解决的是行业从业人员的向上发展,包括人文素养,对行业的深层理解和体会。”

  但在实际招生中,叶军峰也发现,要引导更多学生进入家政行业,除了做好学生工作外,还要做通家长心理。“我们现在出现很多情况就是学生愿意学,而家长却坚决不让。”

  “一开始家人听说我学这个专业,都说是‘倒屎倒尿’的工作。”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16健康服务与管理高级1班的在校学生郭仪琳便说道,她偶然报读了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经过三年的学习,特别是学习了日本课程后,感觉特别有意义,“能够好好照顾人,觉得很开心。”而看到她的学习现状,家人也慢慢接受了。郭仪琳说,毕业后她还希望到日本攻读本科,目前她正在自学日语,为留学做准备。

  让叶军峰也感到欣慰的是,今年养老方向毕业的学生薪资水平达到5000元至7000元左右,就业情况较为理想。“随着一批一批的学生出来,慢慢会逐渐形成关注家政的氛围,比如以后我们再提到养老行业,会觉得很温馨很有情怀。”叶军峰说道。

  “好嫂难求、好保姆难找”,家政从业人员的良莠不齐一直是行业痼疾,加大培训力度成市场呼声。广东省就业服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夏义兵曾介绍道,为提高家政从业人员的素质,广东三年内将投入14亿用于家政服务培训和补贴,近期还将出台广东省职业技能提升培训补贴申领管理办法,根据不同工种,并结合短、中、长期等不同时长,来给予不同标准的培训补贴。

  那么想做家政,去哪学?去哪提升技能?技工院校已经在行动。今年11月22日,广东南粤家政学院、广东南粤家政研究院签约揭牌暨家政服务培训开班仪式在广东省轻工业技师学院举行。据了解,广东南粤家政研究院对内主要负责家庭服务类操作作业标准制定、家庭服务创新及服务专业化、家庭服务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标准制定及教材开发等;对外主要负责家庭服务社会化推广、参与承办各类家庭服务交流论坛、承办家庭服务类职业技能大赛、参加粤港澳及大湾区各类家庭服务类交流等活动。

  目前,该学院已成功开展“南粤家政”养老护理员及育婴员等家政特色培训班6期,培训周期在15到30天左右,共计培训208人。培训从家政服务需求出发,引进日本介护服务,通过创新培训模式,校企联动深度融合共建家庭服务类人才“学历+培训”培养,结合家政服务智能工具,提供针对性职业技能训练。

  “我们已向省人社厅申报开设三年制的家政类全日制专业,计划明年9月招生,首批50人。”12月16日,广东省轻工业技师学院副院长王惠民向南都记者透露道,除加大对家政从业人员的在职“回炉”培训外,学校还希望通过学制教育,培养一批懂专业技术、会行业管理的高端家政人才。“就全省的技工院校而言,开设了家政专业的仍是少数,我们也还是在摸索中。”王惠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