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跑腿 > 连负责人王先生自己都说

连负责人王先生自己都说

2019-10-09 23:3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追溯跑腿公司的历史,大约回到2005年。当年,全国首家跑腿公司在温州出现,以收劳务费的形式专门代理购物、送物、缴费。至2006年1月,这家温州跑腿公司已有20多个员工,日营业额接近千元。很快,全国各地的跑腿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而在当时,上海的跑腿服务只有两家公司月营业额超过了2000元。成立于2005年9月的号称上海首家跑腿公司——杨柳跑腿服务中心由4个大学生投资创办,而在次年就因为盈利微薄而解散。

  2006年3月份转行“跑腿”的圆心愿跑腿服务公司,前身是一家从事通信服务的公司,当时号称是“上海投入最大、起点最高的一家跑腿公司”,还欲求“打造跑腿服务的中高端品牌形象”。其业务包括代办业务、调查服务、网络维护、陪护陪游、速递和通讯等。记者拨打了三个服务电话,都已经纷纷停机、无人接听,甚至变成空号。根据公司在网站上公布的地址,记者来到位于普陀区江宁路上的一个商住小区。敲开21楼某室的门,里面仍旧堆着纸箱和货物,本以为终于找到了公司所在,里面的人却告诉记者,这里是一家软件公司,并非什么跑腿公司,也从来不知道之前的租户是干什么的。

  上海快马商务公司曾在2008年开设快马跑腿服务,意图打造上海跑腿界的“旗舰品牌”。在当年的报道中,该公司负责人表示,只把“跑腿”作为他们1/3的业务,但是他对跑腿行业的前景还是非常看好的,“会一直把它做下去”。然而,时隔3年,记者致电该公司一位张姓先生,他却表示,跑腿仅1年,便没了业务。尽管如今还能零散地帮人排队、挂号,上海快马跑腿却只剩下一个名字而已。“当年全国刮起一阵热潮,我们也顺势开了跑腿公司。但是始终没有得到过与此相关的工商执照,主要业务也不过是排队、发传单,找的都是兼职,没有全职员工。”

  不只是上海本地,在江浙一带的其他城市,曾经红火一时的“跑腿公司”也早就不复当年的如日中天。杭州五代跑腿公司虽然是杭州第一家跑腿公司,连负责人王先生自己都说,现在,整个“跑腿业”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没落”。

  “2005、2006年开办的跑腿公司都在逐渐消失,我想上海也是一样。”王先生告诉记者,在2005年下半年,公司的业务量不少,那真是一段“旺季”。“代购物、送货等等,媒体也很关注,不少人愿意尝试,现在就大不如前了。”如今,跑腿服务成了副业,业务量寥寥无几,“主要以挂号为主,有客户委托意愿我们才会去排队挂号,这和黄牛、号贩子还是不同的。一次挂号50到100元左右,到跑腿员手里是30元,公司的收入其实并不多。”而跑腿员的身份,主要是大学生和下岗工人,“因为兼职的报酬低,只有他们愿意做。”此外,还有快递类的文件送达也都是比较信任的老客户还在使用,送的文件重要性也较高。“不同的是,我们提供一对一的服务,按照路程收费,我们的收费比快递贵多了。”

  同样的情况在杭州快马跑腿公司创始人刘先生那里也得到了证实。想起曾经的兴盛,他不禁感叹:“当初,一天最多能接到几百个电话,买票、送吃的、代理道歉、送鲜花、送钱等等,各种业务都有,很多时候,我们是对快递的补充,一般跑一次50元。试用过之后,还有不少回头客。”但是,他也承认,曾经开跑腿公司是一种潮流,叫人跑腿也是一种潮流。而这波潮流的鼎盛时期,公司一年的纯利润就有十几二十万元,旗下的专职员工也有近20名。公司营业的这段时间里,确实也发生过一些纠纷,“比如买的东西质量不佳,顾客不满意,或者是代购的商品价格有了变化,但是大多都能妥善处理,毕竟差距不会太大。”

  然而,2008年,刘先生把这家以“家政服务公司”注册的跑腿公司注销了。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没业务”,另一方面则是“缺人手”。“价格太过透明,一个普通劳动力的人力成本也越来越高。现在连一个工地上的工人一天都有100元,跑一次腿却只能拿到几十块钱,实在太便宜,连大学生都不愿意做。”就这样,原来的员工逐渐流失,业务的收费不能降低,人力的成本却不断提高,两相叠加,快马跑腿公司和整个跑腿行业都渐渐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