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家政 > 亲朋、雇主以及雇主的亲朋等

亲朋、雇主以及雇主的亲朋等

2020-02-18 12:04

  面试那天,她小心翼翼地走进那个楼里,看着其他人各种范儿,听听这个是老师,那个是教授,她说自己当时下意识地就想捋下头发,别让人看出来自己是个保姆。但是,几天后,她领到了人生中最让她骄傲的一个证——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证。

  她叫胡继霞,是个家政保姆,只有初中文化,老家在辽源。2005年之前,她就是个在家务农的普通农妇,2005年,她来到长春做保姆,亲朋好友谁也没想到,几年之后,她成了作家。

  最初写作是在2009年,那时候她在一家做保姆时,偶尔帮助雇主家的小儿子辅导功课,没想到小孩居然就认定她了,不让家教再来了,就找她辅导。雇主是老教授,眼神不好,见她知书达理,说话也有礼貌,偶尔也会让她帮忙代笔。2009年的一天,本报曾有奖征文,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自己曾经听来的一个故事写了出来。写完给雇主看,雇主鼓励她可以投稿,第二天还是雇主帮忙给送到了报社,结果次日就见报了。

  “这件事给我的鼓励太大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养成了习惯,床头放着笔和纸,有时候想起什么话立刻就写下来。”胡继霞一直是住在雇主家,她的工作时间是早五晚七,一天非常忙碌,一直到晚上才是属于她自己的时间。“白天上班时绝对不写。”她说有时候有了灵感,她能一直写到凌晨才去睡。

  后来她多次投稿都被采用,有的作品还获了奖,这更激发了她的创作欲望。“我特别想写一本书,把我的人生经历都写下来。”胡继霞说,自己儿时非常不幸,刚出生时母亲就去世了,自己曾在一周之内换了三个姓,最后被养父母收养。但自己童年又是快乐的,养父母很疼自己,视如己出,甚至比自己亲生孩子还疼,“就是那种捧在手里怕化了,放在头顶怕摔着。”她这样形容。

  身世、生活甚至做保姆的生涯,她经历的人和事儿,都成了她创作的内容,2013年1月到10月,她用10个月的时间,以每天近千字的速度写出了10万字的《做保姆也要歌唱》,写书不易出版更难,她将书整理成册,装订了几本,曾找了一些出版社,但得到的答复都是,现在书号不好申请,要花不少钱。她的爱人是个电工,孩子还在上学,那时候一家三口分在三个地方,一家人努力攒钱买房子,根本不可能拿钱出书。

  这本书现在也没有出版,但她曾送给一些人看,亲朋、雇主以及雇主的亲朋等,几乎每个看过她书的人都说:“看哭了。”她的丈夫和儿子更是看不下去,因为看一会儿就会哭,根本不忍心看下去。

  “我真想能有人出版了,我想拿去免费发给人们看。”胡继霞说,不过后来她有了一个更远大的理想,就是假如这本书被哪个导演看中,拍成电视剧就更好了,“我写的都是最真实的生活,我相信能够打动人。”

  加入作协,也是雇主的亲属给她的建议,他们帮她查了入会条件,觉得除了书没出版之外,她的条件都符合了,就鼓励她去。面试时,作协的老师们都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就是保姆扮相的人居然也来考试,“真的都是你自己写的?没有人帮忙?”“你都什么时候写?”老师们的问题她都老老实实地回答,老师说:“看了你就特别想看你的作品,回去一定好好读一下。”她说这比啥都让她开心。

  8月12日考试,8月19日领证,正式成为省作协会员。这一年,她51岁,她说自己至少还能写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