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保姆 > 这种既能照顾老人生活和健康

这种既能照顾老人生活和健康

2020-02-18 04:58

  摘要:保姆原本是比较纯洁的行业,可有些保姆除干一些正常的家务外,还可以与男主人同床,这种保姆和被别人包养没有多大区别。保姆与主人同床并非完全不行,比如保姆如果是被请来照料小孩的话,陪小孩子睡觉就没什么不妥。但一旦离开了这个前提条件,把保姆同床的

  保姆原本是比较纯洁的行业,可有些保姆除干一些正常的家务外,还可以与男主人“同床”,这种保姆和被别人“包养”没有多大区别。保姆与主人同床并非完全不行,比如保姆如果是被请来照料小孩的话,陪小孩子睡觉就没什么不妥。但一旦离开了这个前提条件,把保姆同床的对象换成是成年男子的话,性质就大变味了,从纯粹意义上的保姆一跃升格为包养和卖淫。

  对陪床保姆,中介公司却认为,保姆和男主人同床是两厢情愿、各取所需,自己只是为他们的媾和提供了交易的平台而已;再说了,在此之前,部分保姆出于各种目的,或者日久生情的缘故与男主人同床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与其让男主人和保姆自发同居,倒不如在保姆进门之前就向他们阐明。

  “陪床保姆”,顾名思义,“陪床保姆”不仅可以提供正常的家政服务,还能向雇主提供性服务,而且“陪床保姆”主要靠中介牵线介绍。而寻找和雇用“陪床保姆”的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孤寡老人,还有的是子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的孝心。虽然,“陪床保姆”的出现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并且正好满足了丧偶老人精神和生理上的需求,但可能会引起部分人的道德谴责。

  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的张大爷说,前几年老伴去世后,在牡市做生意的孩子把他从农村老家接到了城里。“房子舒适,也不愁吃不愁穿,可一个人住在里面,像装进了笼子。”

  张大爷曾想过再婚,但看到身边再婚的老人与儿女关系不好处理、财产问题不好协调、感情难以同步,便打起了退堂鼓。

  去年,张大爷看邻居赵老头找了个“陪床保姆”,自己也萌生了这种想法。他到中介公司一问,还真找到了一个“陪床保姆”。“这种关系挺单纯、挺轻松,也不会有财产纠纷。”张大爷说,他对“陪床保姆”还挺满意,孩子们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张大爷说出了许多有着相同遭遇的老年人的心声。记者了解到,“陪床保姆”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找个老伴再婚太麻烦,双方子女不同意,容易发生矛盾因此,为了图个方便,就给老人找个特殊保姆”。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寻找和雇用“陪床保姆”的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单身老人,还有的是子女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的孝心。这些老人生活单调、精神空虚,渴盼有人说说话、做个伴。“陪床保姆”的出现,正好满足了丧偶老人精神和生理上的需求。这种既能照顾老人生活和健康,又不会出现财产纠纷的方式,很容易被接受。

  对于“陪床保姆”的出现,大部分市民认为,她们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老人晚年生活的孤独和寂寞,但却有着很多弊端和危害。市民张先生认为,这种行为败坏了社会风气。“陪床保姆”和老人间,不是单纯的情感往来,而是一种钱色交易。老人是为了满足生理和心理需求,而“陪床保姆”纯粹是为了挣钱。

  “实际上,陪床保姆存在很多弊端,不仅涉嫌违法,还会给家庭带来不安全隐患。”牡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振宇说,“陪床保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老人的性伙伴。表面上看,这种现象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需求就有市场,属于道德层面上的问题;但实际上,“陪床保姆”就是一个长期包养的情人,有悖公序良俗。“陪床保姆”的出现,既扰乱了家政保姆市场,败坏了家政保姆的形象;又践踏了社会公德,给社会和家庭增添不稳定、不和谐因素。此外,“陪床保姆”的出现,也为打击卖淫、嫖娼行为带来了新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