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保姆 > 介绍或容留卖淫则属于犯罪

介绍或容留卖淫则属于犯罪

2020-02-17 22:04

  南京部分家政公司在介绍普通保姆的同时,暗地里做起了“陪床保姆”的生意。据知情人称,“陪床保姆”除了做日常的家务外,和男雇主上床成协议服务内容。

  记者通过近一周的走访调查后发现,南京“陪床保姆”生意不但存在,而且还很红火。昨天上午,46岁的保姆岳某,竟为此活儿开出了3000元的月薪。而整个南京,有近三成家政公司提供或者介绍“陪床”服务,雇主主要是独居的男性孤寡老人。

  “我们家隔壁的老人生病了,保姆就在门口哭,说她陪老人睡了几个月,最后只拿了普通保姆的工资。”家住秦淮区一品嘉园小区的张先生向本报打来电线多岁的保姆向自己诉苦,说和雇主签订了协议,明确表示除做家务活外,还有陪睡义务。张先生说,当初自己在邻居家看到保姆睡主人床上,就感觉奇怪,可没想到竟然有这层关系。

  保姆告诉他,南京不少家政公司都有提供和介绍这项服务,她们找工作时会给多个中介留下电话。如果有雇主需要,中介就会打电话给她。“你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揭露一下,太不可思议了,这不是公开包养情人吗?”张先生说。

  根据张先生提供的情况,记者拨通了南京一些家政公司的电话,假称有个亲戚是退休干部,丧偶后单身一人,家里条件优越,需要雇佣“陪床保姆”。(调查中,记者对采访过程进行了全程录音)听到条件不错,很多家政公司表示可提供或介绍“陪床保姆”,并露骨地表示:“肯定可以“上床”发生性关系,但工资要比普通保姆高很多。”

  “我们这刚好有一个,江宁人,很丰满的!”白下区瑞金路一家名为“零距离”的中介公司负责人接到电话后,明确表示她们可以提供保姆,并可以陪床。

  “那个女的希望找一个对她好的,他可以提供陪床服务。具体费用你们商量着办,我们就收中介费。”记者来到该公司时,该负责人满脸笑意,对记者的要求表示理解。但她警惕性很高,话刚说一半,突然提出要看记者的身份证。见记者不表态,该负责人立即脸色一变,表示他们是合法经营,不提供此服务,要记者迅速离开。

  而在花园路一家的名为“全发”的家政公司,工作人员则“大方”得多。“找保姆是吧?”见有顾客上门,身穿黑色制服的两名女子满脸堆笑,“想找什么样的保姆,有什么要求?”“我们就是想找一个24小时的全陪保姆。”记者开门见山提出要求,称老人是机关退休干部,一个人过,家里条件还不错。“有的。”女子随即拨通了一名姓施的女子电话,将话筒交给记者。

  电话那头出现一名中年女子的声音,该女子称,她是替两名安徽老乡介绍。“你们能不能提供陪床服务?”“可以啊,有两个人。她们丈夫都死了,一个31岁,一个38岁。都长得很漂亮,身材也不错。就是价格高,你能出多少钱。”该女子还称,两名“姐妹”在酒店工作,厨艺不错。听到记者说价钱不是问题时候,该女子立刻高兴地表示,她会尽快与两人联系。

  “这种情况你们这儿遇到的多不多?”接完电话后,记者与两工作人员攀谈。“现在的社会嘛,不少!不少!不过一般都是本人自己过来找,像你们这种做儿女的自己来找还真不多。”工作人员说,当天上午来一个人,一出价就是2000元到3000元。

  随后,记者又与常府街一家名为“假日家政”的公司取得联系,该负责人表示会立即联系,并可安排见面。昨天早上,记者与电话那头姓岳的盐城女子约好在新街口新百公司门口见面。

  早上9点30分左右,在新百正门见到了这名妇女。她自称姓岳,盐城人,今年46岁,9年前丈夫已病故。“你们的要求我知道,但要这个价。”说着,该女子伸出三根手指。“三千块钱啊,怎么这么高啊?”该妇女露出难色表示,自己做这行,也不容易,还要担很多风险。“我儿子在南京读大学刚毕业,女儿还在家里读书,现在欠了很多债。而且要让别人知道,我就不要见人了。”

  “我们所说的陪床不单是睡在床上,如果老人需要的话,还要发生性关系,你知道这层意思吗?”“我知道,可以签协议把这条明确地写上去。”说完这话,这名姓岳的女子希望与老人尽早见面。记者表示这件事还需要与家人商量,借故离开。

  对于“陪床保姆”在南京出现,并开始大行其道。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主任李宁宁研究员表示,这是一种逃避卖淫、嫖娼风险的新现象,也凸显了当前社会老人的空巢危及现象。

  “很多外地妇女来南京打工,没有一技之长很难站住脚。从事色情行业,则面临着被‘地头蛇’欺压、染上各种性病的可能,以及被警方打击的危险。如果选择‘陪床保姆’,虽然也是出卖身体,但生活较为稳定,并且隐蔽性较高。”李宁宁说,卖方市场的出现,是因为先有买方市场的形成。“很多独居的单身男性老人,在有正常性需求的时候,如果去嫖娼,则会面临法律、道德等问题的困扰。如果经济条件较为优越者,选择陪床保姆,不但照顾到了生活,还能满足了他们的生理需求。”

  同时李宁宁指出,这种现象的滋生,与老年人的“空巢危机”有关。许多子女往往出于经济或社会舆论的考虑,对年老的单身父亲或母亲重建家庭,缺乏宽容和理解,甚至采取阻挠态度。这时,老人就可能出于无奈而采取这种隐秘的方式。

  “如果子女和社会对老人再婚有更多的宽容和理解,‘陪床保姆’就不可能有市场了。”李宁宁表示。

  “卖淫属于违法行为,介绍或容留卖淫则属于犯罪,要承担刑事责任。”南京市雨花台区刑警大队大队长韩焕新表示,“陪床保姆”如果存在性交易,并且付给保姆的工资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就可认定为违法。中介公司的行为则属于介绍卖淫,根据《刑法》规定,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可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韩焕新同时指出,也有部分家政公司打出的“陪床保姆”服务只是噱头,利用这种服务吸引雇主,进而骗取钱财。而受害人往往碍于面子,即使被骗后也不愿声张。他说,警方将在工作中,加大对此类行为的打击。“此类不法交易极易引起盗窃、抢劫甚至是凶杀案件的发生,中介公司和保姆不应铤而走险,市民也千万别‘引狼入室’。”实习生 徐茜 本报记者 刘何健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